欢迎来到 - 百读词理 ! 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诗歌大全 > 爱国诗歌 >

《秋瑾诗词注释》序言

时间:2019-01-11 11:45 点击:
《秋瑾诗词注释》序言__血铸中华__中国青年网

  秋瑾是我国资产阶级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的先觉者,是中国妇女解放运动的先驱。早在二十世纪初期,她便把自己的生命献给了反封建和争取民族解放的崇高事业。“秋瑾不仅为民族解放运动,并为妇女解放运动,树立了一个先觉者的典型。” (《郭沫若·秋瑾史迹·序》) 
  秋瑾字璇卿,号竞雄。又称鉴湖女侠。浙江绍兴人。1875年出生于福建厦门,1907年牺牲。秋瑾自幼就具有一种热情和倔强的性格,她不满封建礼法,即使在她丈夫纨挎子弟王廷钧百般虐待和凌辱下,她也从未屈服过。秋瑾真正开始接受新思想,是在1903年以后寓居北京期间。由于清统治者的无耻卖国造成的民族危机对她的刺激,及封建家庭对她的压迫,促使她在“其奈势力孤,群材不为助”(《失题》)的情况下,“因之泛东海” (《失题》),于1904年初秋毅然决然地离开了封建家庭,走上了去日本留学革命的道路。 
  秋瑾不但以一名坚强的民主革命战土著称,而且由于她从小受到良好的培养,所以在文学上,尤其在古典诗词上有着较深的造诣。秋瑾的诗词后来被编入如下几个集:王芷馥《秋瑾诗词》(简称芷馥本),刊于1907年,收诗87题,词38阕,王绍基《秋瑾遗集》,刊于1929年7月,收诗14题;王灿芝《秋瑾女侠遗集》(简称灿芝本),刊于1929午10月,收诗110题,断句8句,词29阕。1960年在芷馥、灿芝本基础上,并参照“影印秋瑾亲笔字据”,“秋女侠冤狱汇案”(简称《汇案》)、“秋雨秋风”(简称《秋雨》)、“越恨”,“秋瑾史迹” (简称《史迹》)、“白话报” (一、二、三期)、“女子世界”(二卷一期)、“中国女报”(一、二期),“小说林”(第五期)、“神州女报”(创刊号)等,由中华书局编辑了《秋瑾集》,共收诗123题,断句8句,词39谰,并对有些诗的真伪进行了鉴别。1965年该书再版时,又据1910年龚宝铨《秋女士遗稿》(简称龚本)和1912年长沙秋女烈士追悼会印行的《秋女烈士遗稿》(简称长沙本)进行了补校。现在这本《秋瑾诗词注释》便是在1965年《秋瑾集》本子基础上完成的。 
  秋瑾诗词可从1904年她去日本留学作为分界线,分为前后两个时期。前期作品大都写得较含蓄。作者往往借吟花咏月寄托她刚正不阿,孤标傲世的情怀和抒写离愁别恨,形影相吊的苦闷。例如有些托物见志的诗句,就表现了她对封建家庭的不满和不屈不挠的意志以及坚强性格,象“残菊犹能傲霜雪,休将白眼对人看”(《残菊》),“平生不借春光力,几度开来斗晚风”(《秋海棠》),“夭桃枉自多含妒,争奈黄花耐晚风”(《菊》),“标格原因独立好,肯将富贵负初心”(《梅》)。再如象“百结愁肠郁不开,此生惆怅异乡来”(《九日感赋》),“岁月尽教愁里度,妆梳半为病中慵”(《送别》),“十分惆怅灯无语,一昧相思梦亦叹”(《梧叶》),“惆怅寸怀言不尽,几回涕泪湿衣裙”(《寄珵妹》》等,则表现了诗人与亲人离别的苦衷和缠绵不尽的相思之情。 
  秋瑾早期诗歌中之所以出现了这种悲伤,忧苦而傲世的格调,主要是由于她遭遇了“狼暴残忍无信义”的封建家庭,尤其是与“无信义,无情谊,嫖赌,虚言,损人利己、凌侮亲戚,夜郎自大、铜臭纨袴之恶习”的王廷钧的结合,以及她不屈不挠的性格造成的。这一时期的诗大都委婉含蓄地倾吐自己对现实的不满,及其不愿与世俗同流合污的情怀,而缺乏积极向上,鼓舞人们去战斗的激情,这是因为她尚未投入到革命的潮流中去,她的思想基本上还是沉溺于个人的“性难谐俗”的范围中缘故。 
  然而我们也应看到,秋瑾前一时期的诗作也并非一概如此。比如前期有些诗作中也表现出一种民族主义革命的倾向。象当八国联军的侵略魔爪伸进我国北方领土时,她激于深厚的爱国心情和强烈的以武装救国的愿望,写了《杞人忧》一诗。其中诗人为自己被封建礼教和家庭所束缚,不能披甲戴盔,上阵杀敌而深感忧虑,诗中表现了她强烈的爱国热忱。又如她在1890年曾写赶的《题芝龛记》八首,诗中的“莫重男儿薄女儿,……始信英雄亦有雌,”“忠孝而今归女子,千秋羞说左宁南”,“肉食朝臣尽素餐,精忠报国赖红颜”等豪言壮语,就对男尊女卑的封建社会给予了有力的抨击,对被压在社会最底层的妇女进行了颈扬。尤其是在《满江红·小住京华》中她写道:“身不得男儿列,心却比男儿烈,算平生肝胆,不因人热!”她义愤填膺地倾诉了妇女地位的低下,歌颂了妇女的爱国热情,抒发了要求男女平权的胸臆。 
  秋瑾东渡日本留学以后,她的诗词在思想上,艺术上都更加纯熟了。而且由于她有着旺盛的革命斗志、豪迈奔放的性格和火一般的炽热感情,使她的诗词大都激烈高亢,具有强烈的感染力。这一时期它的内容可划分为以下三个方面: 


  一、鼓吹革命,号召人们起来抗敌救国。 


  由于秋瑾此时直接参加了革命斗争,所以在她的诗作中就出现了许多宣传革命,挽救时局的内容。在《感时》中她说:“瓜分惨祸依眉睫,呼告徒劳费齿牙。祖国陆沉人有责,天涯飘泊我无家。”诗人用沉痛的笔调写出国破家亡时自己的惨痛的心情,表达了她要抛弃个人的一切,奋力救国的壮志,号召在沙俄妄想把东北变成“黄色俄国”,日本也对东北、远东贪婪觊觎,大好的中国真似危巢一样即将颠覆之时,一切有骨气的人,都应起来保卫自己的祖国。另外象“粉身碎骨寻常事,但愿牺牲保家国”,“此身拼为同胞死,壮志犹虚与愿违”,“头颅肯使闲中老?祖国宁甘劫后灰”这类宣传推翻清朝统治,光复祖国的诗句,大都意气风发,气魄雄浑,悲壮淋漓,具有鲜明的战斗力。在《赠蒋鹿珊先生言志且为他日成功之鸿爪也》中,她说:“危局如斯敢惜身?愿将生命作牺牲。……休教他人锁键牢,从此沉沦汉世界。……好将十万头颅血,一洗腥膻祖国尘。”为了祖国免于灭亡,诗人歌颂了为国献身的精神。她劝告蒋鹿珊要抓住时机,不怕牺牲,用鲜血洗去祖国的耻辱。秋瑾对祖国有着十分强烈的爱,对敌人有着十分深切的恨,因此她的诗确实淋漓悲壮,荡人心魂,有着极其强烈的鼓动力和感染力。如《对酒》,“不惜千金买宝刀,貂裘换酒也堪豪。一腔热血勤珍重,洒去犹能化碧涛。”表现了作者为革命不怕流血牺牲的精神。她轻视金钱,不贪图享受,她所要的是革命的武装,和激发自己为革命事业战斗的美酒。她把为革命而流的鲜血看成是永不枯竭的碧涛,这碧涛汹涌澎湃,是能够冲垮清朝腐朽统治的。诗没有感伤和哀叹,它燃烧着仇恨的烈火,闪烁着犀利的锋芒,它是民主革命的战斗号角,起着激荡人心,鼓舞斗志的作用。又如1904年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了“日俄战争”,夺取了库页岛南部,取得了我国辽东半岛的“租借权”和南满铁路的权益。中国的领土在一天天地沦丧。1905年6月,秋瑾去日途中见到一张“日俄战争”地图,图中把中国的领土并入了日本帝国主义的版图。诗人怒火难按,这时正值一个日本人向她要诗,于是她就慨然提笔写道:“万里乘风去复来,只身东海挟春雷。忍看图画移颜色?肯使江山付劫灰!浊酒不销忧国泪,救时应仗出群才。拼将十万头颅血,须把乾坤力挽回。”诗抒发了作者决心洒热血力挽乾坤的豪情,号召爱国的志士们起来挽救祖国的危亡。它迸发着强烈的反帝爱国热忱,字字句句慷慨悲壮,气壮山河,给人留下久久难忘的印象。 







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